“对啊,你可别小瞧了这行,看着不起眼,但他们要是行动起来,营造舆论指鹿为马都是轻而易举的,有些别有用心的,甚至能把上面搞得焦头烂额。笔神阁 m.bishenge。com”

    林昊有些惊讶:“这么厉害?以前还真没注意过。”

    “其实挺常见的,娱乐圈就经常用水军,你仔细看一看就能发现,前两天沸沸扬扬的岳瑶打人事件不是全网骂么?连我都有所耳闻了。”

    “岳瑶打人了?”

    林昊吃了一惊。

    岳瑶是今年刚刚崛起的小花,参演的《籍籍无名》前几个月上映,林昊还去看了。

    不仅人漂亮,演技也是炉火纯青,本来大众还以为她能凭这个角色拿奖呢,结果出事了?

    “她没打,但是水军前赴后继,她没打也打了,现在形象一落千丈,通告全吹了,还得赔不少违约金,据说跑回江州避风头了。”

    “看不出来啊杜哥,你对娱乐圈挺了解啊!”

    林昊揶揄道。

    “害,都是一个老朋友跟我说的,就是那个王辰的父亲。”

    “哦。”

    “说起这个,他还想见见你呢!”

    “见我干什么?不见。”

    杜明呵呵一笑:“你还是见见吧,一来他是要帮他儿子道个歉,二来,他是混迹娱乐圈的,水军公司的事,他比我清楚。”

    林昊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那行,你安排吧。”

    “好,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挂断电话,林昊长舒一口气。

    “老哥,我嫂子是做什么的啊,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林玥叼着吸管,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她爸爸是在边境做巡警的。”

    林玥眼睛一瞪:“额…这就不是好像了,是真危险啊!”

    “行了,喝你的奶茶吧。”

    “我喝完了,咱们继续逛街吧!”

    林昊嘴角一抽,又变成了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早知道就让她多说两句了。

    另一边,杜明拨通了一个电话。

    “老王啊,小林已经答应了,等你回来之后,我组个局,安排你们见一见。”

    坐在飞机上,王奎露出一丝喜色:“老杜,这回可谢谢你了。”

    “谢就不必了,你的事能不能成,还得自己跟他说,不过他今天找我,说想开一个水军公司,你可以从这方面想想。”

    王奎一愣:“他要水军公司干什么?”

    杜明揉揉眉心:“也没什么,就跟咱们小时候打架叫人一样,他是为了人多势众的在网上喷人。”

    王奎顿时无语,这还真是……性情中人啊!

    又聊了几句,王奎着重打探了一下林昊的性子。

    不过杜明说的,却是让他有些理解不了。

    林昊是一个非常有钱的普通人,用普通人的身份跟他相处,别拿腔拿调就行了。

    当说到具体实例的时候,杜明幽幽说道:“我们签了两亿合同之后的庆功宴,他找的是一家麻辣小龙虾。”

    “懂了!”

    王奎顿时心领神会。

    傍晚时分,林昊终于脱离苦海,拉着一车的东西返回香山美墅。

    到了门口,他给冯柯他们打了个电话。

    “喂…啥事?”冯柯有气无力的问道。

    “怎么了?昨晚操劳过度了?我告诉你要节制的啊!”

    “滚!我特么是累的!”

    自动门缓缓拉开,林昊边往里开,边问道:“累?我不是不让你们干活么?”

    “心累!公司里一帮祖宗,公司外一帮人骂我们,照这么下去,我还是直接贪污公款跑路吧。”

    “这样啊,那你们真是辛苦了,本来还想兑现那个别墅呢,那就过几天吧。”

    “四道破!你说啥?别墅?”

    那边的冯柯直接跳了起来,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双目放光。

    在沙发上躺尸的吴洪刚和钱铎

相邻: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