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烨觉得他这些话说的越来越顺,本来百种想法涌上心头,却下意识的将这番话说了出来,但是他觉得,这应该就是乐芷凉想要的答案。笔砚阁 m.biyange.net

    乐芷凉定定的看了沈烨半分钟,突然笑了。

    “很好,很不错!”她的这番为难是随机的,并没有让他有所准备,如果不是谢曼了解她的性子,恐怕也会被她刚刚的做法给吓到。

    沈烨看到乐芷凉释然的笑,心里也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衬衫早就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后背上,可见他刚刚有多么的紧张。

    “我想要的就是你的一份承诺,你的这份答案虽然不是那么让我太满意,但是也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谢曼是他二十多年来才刚刚认识的人,而沈父是他的深深父亲,能将父亲和妻子摆在一个位置上,对于沈烨来说,已经是很难得了。

    一个教授教出来的孩子,说出的话,她相信他能够做到。

    “曼姐,你的眼光很不错!”

    谢曼微微的笑了笑,看起来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其实她的掌心也出了汗。

    她知道她应该相信乐芷凉这个老大,但是她害怕沈烨承受不住乐芷凉咄咄逼人的气势而退缩。

    不过要是他真的因此而退缩了,那只能当她再次瞎了眼,以后再也不会看上任何一个男人了。

    “沈伯父抱歉,原谅我刚才的无礼!”

    乐芷凉站起身来,朝着沈父鞠了一躬。

    “没事没事儿,乐小姐,快坐下吧!我都知道的!”

    从他们两人对上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猜出了乐芷凉的意图,虽然那股气势特别的惊人,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那当中并没有恶意。

    “还是沈伯父聪明,我以茶代酒,敬沈伯父一杯,还请沈伯父不要跟我一个晚辈计较!”

    全程都是乐芷凉自己发挥,无论是为难还是道歉亦或是给谢曼出气,都是乐芷凉一个人自导自演,霍一阳全程没有插手。

    可沈父看的出来,霍一阳不是不在乎,是因为他有护着乐芷凉的底气,让她可以肆意胡闹,他都有给她善后的能力。

    这让沈父想到,如果当初……是不是他的爱妻也不会就这么走了。

    “乐小姐过谦了,您这也是为了小曼好,怕她受欺负我都知道!但是我说的也是认真的,这毕竟是我儿子的婚礼,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还请乐小姐不要让我这个当父亲的留下遗憾!”

    乐芷凉笑了笑,这回倒是没有为难沈父。

    “好,既然沈伯父有心,我也不为难,要是沈伯父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让曼姐通知我,我义不容辞!”

    然后乐芷凉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霍一阳连忙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了乐芷凉,让她擦擦嘴。

    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所有的情意都在当中体现。

    沈父的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沈伯父以后也别这么见外了,叫我芷凉或者小凉就好!”

    “好的,小凉,那我就不客气了!”

    双方宾主尽欢,临走时,乐芷凉给了沈父一张私人名片,沈父看了一眼,放到衣兜里。

    “小凉,有时间可以到家里来玩儿,带着孩子来,热闹,我最喜欢小孩子了!”

    “好的,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的,沈伯父,曼姐,姐夫,慢走!”

    沈烨被这一声姐夫吓的心肝儿一颤,在霍一阳的注视下连忙抓着谢曼的手上了乐芷凉给他们安排的车。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天龙若既又若离 皇后不准跑 情定异时空:卡萨布兰卡之恋 倾国倾城倾天下——嫣芯 玥色绝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