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芷儿,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呢?嗯?”

    霍一阳揉了揉乐芷凉的脑袋,把她的头发揉的一团糟。读字阁 m.duzige.com

    乐芷凉把霍一阳作乱的大手给扒拉下去,瞪了他一眼。

    “怎么,你也想让我叫你姐夫?那你想让谁做我姐,嗯?”

    乐芷凉一把薅住霍一阳的领带,将人拉到自己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就能有一二厘米的距离,呼吸声清晰可闻。

    “没有谁,我可不想做你的姐夫,我只想做你的丈夫,孩子的父亲!”

    “这还差不多!哼!”

    两人相携离开,男的俊女的美,虽然不是明星,也算是公众人物,没有人上赶着去打扰两人打情骂俏。

    ……

    一周后。

    廖之凯身上的伤也养的差不多了,就想要和乐芷凉提出告辞,毕竟这是姐姐家里,他一个小舅子总住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

    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这里天天撒狗粮,让他这个单身狗情何以堪。

    这不,随意走到一个地方,就能发现两个人腻腻歪歪地身影。

    乐芷凉直接坐在霍一阳的大腿上,双手搂着脖子,霍一阳一手揽着乐芷凉的腰,怕人掉下去,一手举着一个苹果让乐芷凉吃。

    “甜吗?”

    乐芷凉嚼了两口,咽了下去。

    “没什么味儿,水分太大,等哪天给凉阁后院的空地种上果树吧,外边买来的水果水分太大,不好吃!”

    霍一阳看乐芷凉不吃了,转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咔哧咔哧吃了起来。

    “那行,待会儿我让霍叔把后院的花园推了,种果树!”

    乐芷凉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之前她是挺喜欢花的,不过跟吃的比,当然还是吃的重要。

    廖之凯听着夫妻两人的对话,觉得牙疼,后院的那些花可都是朱丽叶玫瑰,那么大一片,少说也得值个几十亿,说推就推了,当那钱是纸片子,没地儿花啊!

    不过这话他是不敢说出口的,毕竟她姐败家也不是败他的家,这钱也是他姐夫的钱,他都愿意惯着,他能说什么。

    “姐,姐夫!”

    想到这儿,廖之凯终于出了声。

    “我还以为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呢?怎么样?好看吗?羡慕吗?想要自己找一个吗?”

    也许是之前的生活太过于压抑,自从少了病痛的折磨乐芷凉越来越放飞自我,再加上霍一阳纵着,乐芷凉可是比凉阁里几个孩子更加无法无天,估计就是把天掀了,霍一阳都能笑着给递刀。

    廖之凯的眼尾忍不住颤了颤,这话说的也太气人了,他要是想找,也要人家答应才行啊!

    “姐,你多少注意点儿影响,虽然这是在家里,但是也不能这么放飞自我吧,这里还有佣人呢不是?”

    廖之凯仗着这段时间和乐芷凉混的还算熟,也能和乐芷凉来几句玩笑。

    “我怎么了?我坐在我自己老公身上犯法了吗?还是你有意见?再说这里的人谁敢说我一句坏话,我割了她的舌头!”

    乐芷凉寒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所有的女佣都把脑袋狠狠的低着,恨不得把脑袋直接塞进衣服里,而且把耳朵也堵上,她们什么也没听见。

    廖之凯看了一圈,看着一帮跟瞎子聋子似的佣人,心里更是无奈,但同时又替乐芷凉高兴。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祸水红颜:绝世爱 皇后不准跑 泪,无痕 冷妃不爱:绝情冷弃妃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