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乱动啊,那针头要是扎进你的肉里,从手心扎出来,我可不负责给你拔出来啊!我们医院也不会负责,因为这是你自己的过失!”

    闻言,岳芷诺不在挣扎,而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贺司南。茶壶小说网 www.chahu123.com

    “你瞪我也没用,我也少不了一块儿肉。可你就不一样了,你马上就要从白天鹅变成丑小鸭了!”

    “你滚,你滚!”

    岳芷诺气的把身后的枕头直接扔了出去,却没有砸到贺司南。

    “我滚?这是我的地盘儿,我为什么要滚!别忘了,岳大小姐,你还欠我钱呢!”

    骂也骂不过,打也打不着,岳芷诺直接憋屈的嚎啕大哭。

    “你哭也没有用,小爷我从来不对你这样的女人怜香惜玉!要是到今天晚上岳董事长还没有影儿的话,我就真得把你扔到外面去了!啧啧啧,这张脸长的如花似玉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呢!”

    带着浓浓的讽刺,贺司南转身离开,留下岳芷诺在病房内疯了一样的叫个不停。

    “啊!啊!!!!!”

    门外。

    “院长,这岳小姐……没事儿吧?”

    一个小护士小心翼翼的问道。

    实在是这声音实在是有些毛骨悚然,但不得不说,这岳小姐的嗓子真是不错!

    “怎么,你想管?”

    小护士对上贺司南似笑非笑的眼神,小心肝儿直颤。

    唉呀妈呀,诡异的表情比里面那位还吓人!

    “不不不,我就是问问,怕她影响其他的病人就不好了!”

    “不该管的事儿别管,不该问的人别问,这样的人才能活的长久知道吗?”

    贺司南把手中刚刚小护士递给他的文件塞给他,然后吹着口哨离开。

    小护士看着贺司南的背影,连忙晃了晃脑袋。

    院长大人不是她可以肖想的,她还记得那些早年想要攀附院长的小姐妹莫名其妙被辞退的事情。

    别看贺司南在乐芷凉面前一副狗腿的样子,可是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面色心冷,一不注意就能在你背后捅你一刀的危险人物!

    贺司南在气完岳芷诺之后心情很好,见已经上午十点多了,就擅自下班了,脱下一身白大褂,驾车离开了医院,直奔季氏集团,去找季景林了!

    ……

    岳家。

    冷一一狼狈的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岳云泽早就心疼的不行。

    想要把人扶起,却被林老爷子一拐杖敲到了手背上,疼的岳云泽“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岳父……”

    “别叫我岳父,我可没有一个在外面养女人的女婿!”

    林老爷子气的不轻,昨天把岳芷诺送到医院后,他就回家了,仔细琢磨乐芷凉的话,心里越来越不舒服。

    可是年纪大了,精神头儿也没有年轻的时候好,就想着明天早上去一趟岳家看看。

    谁知道……谁知道这畜生竟然把外面的女人领进了家门,正好让他给撞上了。

    外面的女人都登堂入室了,他女儿不可能不管,仔细盘查下来才知道,他这个好女婿竟然把他女儿锁在了房间里,还不让她联系林家。

    这就是个白眼狼儿,畜生!

    拼着为女儿出一口气的想法,他才没有被气的背过气去。

    “岳父,一一她怀孕了,不能这么跪着的!”这女人肚子里有他的儿子,要是掉了,他找谁说理去!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爱=甜蜜地毁灭 【夜奴】代罪侍妾 飘絮纷飞:异度之恋 倾国倾城倾天下——嫣芯 邪魅娇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