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要走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你的命,我要定了!”

    季二夫人猛的转过头看着花澧远去的身影,然后又转回来看着神情呆滞的季景苑。燃武阁 m.ranwuge.com

    “苑苑,苑苑,你还好吗?不怕啊,妈妈会护着你的,一定会护着你的!”

    季景苑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她在回想起刚刚花澧的话都觉得不可置信。

    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不应该不择手段吗?为什么甘愿有人当护花使者,甘愿看着自己的爱人落入别人的怀抱还送上祝福,这不可能,花澧那么一个魔鬼怎么会这么大度!

    “苑苑你别吓我,你能听到妈妈说话吗?”季二夫人看着季景苑越来越不对的神情,慌了!

    可是现在有谁能管他们呢?

    ……

    寂静的夜晚可能会有诡异的事儿发生。

    第二天凌晨,帝都新闻报道,城东的一个别墅突然被陨星砸中,导致大火,而里面的一对母女正在熟睡,没有及时逃出而被大火烧死。

    经调查,这对母女是季家人李梅女士和季景苑小姐……

    霍一阳此时正在重症监护室内看着乐芷凉紧闭的双眼,自己的眼睛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还是在想什么!

    “咚咚咚——”

    花澧在外面敲着玻璃,让霍一阳出来一下。

    霍一阳眼珠子动了动,然后又给乐芷凉拢了拢被子,才起身出了门。

    “什么事儿?”

    霍一阳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眼底也一片青黑,一看就是睡眠不足。

    花澧看着他这个样子,也笑不出来,也不兜圈子了。

    “季景苑那女人我已经给你解决了,你可以看看手机上的新闻,被大火烧死的,这件事儿被定性为一个意外!”

    花澧把手机递给了霍一阳,霍一阳接过来看着担架上已经看不清楚面容的两具尸体,心底并没有什么波澜,也没有连累无辜人的想法。

    他们都不是什么大善人,也不可怜被烧死的季二夫人,谁让她是季景苑的母亲呢?谁让她也支持她女儿的所作所为,也动心了呢?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可不同情!

    “怎么样,这件事儿办的漂亮吗?”

    “还可以!”

    这也就是花澧势力大,手下能人多,不然这尾巴扫不干净,都得把自己搭进去。

    “什么态度!这份给我干儿子的见面礼我已经送到了,我现在能不能去看看他们啊?”

    见面礼都给完了,孩子的面儿还没见到呢!

    “让霍一带着你去,我先回去了!”

    说完,霍一阳又钻回了重症监护室里面,坐在了乐芷凉的旁边。

    花澧羡慕的看着霍一阳的位置,狠心的转过了头离开。

    既然他得不到小乐儿身边的位置,那他就得她儿子身边的位置。

    花澧急匆匆的和霍一离开,准备去霍安归和霍安叙那里,却不想撞到了急匆匆赶过来的季景林和高妩。

    这两位最近一段时间补上了之前落下的蜜月旅行,没想到刚刚玩儿了不到半个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季景苑真是下了大手笔,把乐芷凉病危的消息都传到了国外,即使现在没有了,也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他们也是看了新闻才做的最快的一趟航班回来的,在飞机上也担心的没有睡着觉。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长袖舞 泪墨 等你今生到来世 邪王魅妃:谁是谁的劫 玥色绝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