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啊,娘子你是怎么知道的?”男人特别不要脸的回答。乐笔趣 m.lebiqu.com

    乐芷凉捂脸,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霍一阳吗?怎么那么厚脸皮。

    “一大早上的,不用给爹娘去请安吗?”乐芷凉主动转移了话题。

    “让他们等着,我家娘子睡觉是大事儿,来,娘子,我们接着睡!”

    说着,男人一把将乐芷凉按在怀里,把被子用脚挪了过来,给两人盖上。

    乐芷凉不舒服,在男人的怀里乱动。

    “娘子?”

    “嗯?”

    “你是不想睡觉了吗?”男人粗重的嗓音传到乐芷凉的耳朵里。

    乐芷凉不是没有经过人事的小姑娘,闻言立刻闭上了眼睛。

    “睡觉睡觉,好好睡觉!”

    说完立刻闭上了眼睛,再也不乱动了。

    “可真是太遗憾了!”

    也不知道男人在遗憾什么,乐芷凉知道也装作不想知道,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男人看着乐芷凉真的一动也不动了,低笑了一声,那意思是你也有这么怂的一天的时候。

    日上三竿,这对儿新婚小夫妇才起来,吃过早餐,前去请安。

    ……

    现实中的霍一阳可不知道乐芷凉在梦中和“他”又成了一次婚。

    他现在正在一旁的办工作上处理和盛世国际的合同。陆昊站在一旁等着霍一阳的决定。

    “这笔合同我亲自去谈!”

    “霍总你……”

    “你在这里看着,务必照顾好夫人!”

    “保证完成任务!”

    “嗯!”霍一阳深深地看了乐芷凉一眼,那次事故后第一次出了医院。

    ……

    黄金顶级会所。

    这是一家新开的商业会所,是盛世国际旗下新开的会所。

    “嗤——”

    霍五充当司机将霍一阳送到了会所门口。

    “爷,到了!”

    外面的人将车门打开,霍一阳西装裤下笔直的大长腿落了地,然后露出了那绝世无双的脸庞,拢了拢西装,带着霍五走了进去,里面自有人领着霍一阳朝着包厢走。

    包厢门被推开,首先映入霍一阳眼帘的是一张比他还年轻的面庞。

    不过霍一阳倒是也没有惊讶,淡定的和这位握了握手。

    “白总,您好!”

    “你好,霍总,久仰大名!”

    “想不到白总这么年轻就已经有了这样一番事业,看样子白总还不到二十岁吧!”

    人家客气,霍一阳也跟着客气客气,谁让这位白总指名道姓的要他来进行谈判呢!

    “霍总好眼力,我今年十九,不过马上就要二十了,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还请霍总能够赏光!”

    “不巧,我还要照顾太太!”

    霍一阳也不着急,和这位白总打着太极。

    “抱歉,霍总,我忘了!”

    “没关系!”

    “听说霍总和尊夫人伉俪情深,真是羡煞旁人了,不知道尊夫人现在怎么样了,可需要白某帮忙找一些医生来给霍夫人看看?”

    “白总客气了,如果我太太需要,我想我自己也能够请的到!”

    “既然霍总有信心,那我也不强求,只是这尊夫人这什么时候能醒,可就不一定了!”

    白梓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的抿着。

    自己一觉醒来,突然就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但是奇怪的是这具身体还是自己的,自己也清晰的拥有这具身体以前的记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找弟弟不重要,但是找妹妹是头等大事。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倾国倾城倾天下——嫣芯 难追弃妃:弃妃好抢手 穿越之青春为谁儛 名为守护之花 长袖舞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