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来,门被打开。笔砚阁  www.biyange.com

    乐芷凉一眼就望到了老老实实坐在床上可怜巴巴看着她的霍一阳。

    “芷儿,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走了呢~”

    大男孩儿唇红齿白,但是脸色仍然透着一股病态的白,看起来好不可怜,让她故意板起来的脸差点儿泄气。

    这犯规啊这是,她是不是有自虐倾向,看着这么可可爱爱的霍一阳怎么浑身都不舒服呢!

    “我怕你饿死,你家老爷子和你的那些兄弟们会一起找我算账,给你送点儿吃的,东西我放这儿了,我先出去了!”

    “芷儿,你别走!”

    霍一阳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摔了下来,因为脚下不稳,四脚朝天的“咣当”一声躺在了地上。

    乐芷凉的心跟着猛的一颤,立马回头,就看到霍一阳哎呀咧嘴的捂着脑袋,好像摔的不轻。

    两步走上前将霍一阳从地上扶了起来,霍一阳顺势将自己的重量全部挂在了乐芷凉的身上,直接将人扑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霍一阳,你给我起来,你是想把我压死然后换一个女朋友吗?”

    霍一阳慌忙起身,可是连撑起自己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芷儿,我全身疼,头也疼,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了?”

    乐芷凉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大男孩儿皱眉的样子,也怕是那药解药真有什么后遗症,也顾不得生闷气了,连忙把贺司南给叫了过来给霍一阳做了一边全身检查。

    “怎么样?是身体里的药还没清除干净吗?”

    霍一阳紧紧的抓着乐芷凉的手,面上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

    贺司南看着装模作样的某人,想着之前他对着他家老大大打出手的样子,本想直接拆穿他的小伎俩,可想想还是成全了他。

    毕竟那药物的控制力有多强他还是知道的,他能不伤害他家老大,已经是情深义重的表现了,要是有那么一丁点儿不是真心,他家老大现在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嗯,身体里还有些神经性的药物还没有完全清除,所以疼是正常的,喝点儿药,明天就好了!”

    贺司南转身把药交给了李伯,李伯和王妈早就被乐芷凉放了出来。

    “李伯,拿着让王妈去煮药吧!”

    “好!”李伯跟着贺司南走出了房门。

    霍一阳诧异贺司南竟然隐瞒了他的身体状况,不过这是好事!

    “芷儿,陪着我好不好!”

    “不是你要把我腿打断,把我锁起来的时候了?”

    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竟然也有了口是心非的毛病,乐芷凉在心里默默的吐槽。

    “芷儿,我错了,要不你扇我两巴掌出出气,要不你把我的腿打断,我任你打任你罚任你骂,就是别不理我,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一副病西施的样子,让乐芷凉打也打不下去,骂也骂不出口,胸口狠狠地起伏。

    “不生你的气了,好好躺着吧,我还有点儿事儿要办!”

    “芷儿,你还是没有原谅我!要不我找个搓衣板,还是键盘,要不让陆昊送个榴莲来,你选一样,我跪哪个都行!”

    “你这病殃殃的身体还要干这干那的,老老实实的躺床上吧,我就是去一趟书房,把电脑拿过来,这几天霍氏的文件都是我处理的,你身体还没恢复,我还得继续帮你干活!”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穿越之我的痞子君相公 长袖舞 转身,请微笑 泪,无痕 难追弃妃:弃妃好抢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