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自己的臂弯里。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咳咳咳,小美人儿,你看我像……像没事儿的样子吗?”

    花澧的手捂着左侧的胸口,指缝里快速的溢出血迹,和他红色的西装一样,红的刺眼。

    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下来,嘴唇也失了血色。

    “我这就送你去医院,霍九,将人带出去,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唯你是问,听清楚了吗?”

    “是,主上!”

    “小美人儿,我——”不想走。

    “你不想走是想在这里等死吗?”

    乐芷凉一下子就猜到了花澧想说什么。

    “赶紧带走!”

    虽然乐芷凉十分感激花澧的行为,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纵容他在她面前为所欲为。

    花澧现在受着伤,也拗不过乐芷凉,任由霍九把他给拖走了!

    那边彼得见自己失手将花澧打伤,连忙缩到了埃比后面,像个鹌鹑似的默不作声。

    “乐小姐,还要继续吗?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埃比喊道。

    “不是我要不要继续,是你要不要继续,从一开始,就是你主动寻衅挑衅,你要是不绑架这些学生,何来现在的这些伤亡?”

    该死的,她以为他想啊?

    “我也是听从主上的吩咐!”

    “砰——”

    乐芷凉一枪打在了里埃比的头顶上,擦着他的头皮而过。

    埃比倒是没如何,彼得在后面倒是被震惊的够呛,直接吓到跪下了地上。

    差一点儿,差一点儿他就要去见阎王去了!

    那个女人,枪法要不要这么准,偏一点儿他就陪着他父亲下去喝茶了!

    彼得在这里心有余悸,埃比只是脸色沉了沉。

    “主上?是谁?是戚凛吗?”

    埃比震惊于乐芷凉的聪明才智,一下子就猜中了对方是谁,于是没有说话。

    “呵呵,我就知道!”

    乐芷凉有些自嘲,这些年的悉心教导都是假象罢了,他到底要用她干什么?

    “你回去告诉他,从他对我动手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两个之间的师徒,不,顶多算得上的教导之情,到此结束,从今以后,我们只算得上是陌生人!”

    “我不计较他这次的动作,但是要是再动手,别怪我不就情分!你还要再打吗?”

    埃比见乐芷凉说的这么决绝,心知道如果他再说一句肯定的话,那她必定会拼尽全力,也要治他于死地了!

    “乐小姐,希望你好自为之吧,你这个决定,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他也有过反抗,可是最后的结果……现在也能看到了,他被那人压的死死的,还搭上他森特家数条性命!

    “明不明智之举我不管,我只知道我要是今天和你走,我以后只能成为他的傀儡!我就是死,也不能受人摆布!”

    埃比有些敬佩乐芷凉了,他当初就是没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希望乐小姐可以逃脱那人的掌控吧,我们走!”

    人群呼啦啦的离开,地上的尸体被留在了这里,乐芷凉呆呆的看着地上的鲜血,瞳孔微缩,从今天开始,她就和那人正式开战了。

    感觉到乐芷凉周身的气息越来越低迷,霍一阳将人抱在了怀里。

    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这辈子都刻在灵魂里的话,一直到白发苍苍的那一天,她仍旧记忆犹新。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皇后不准跑 等你今生到来世 难追弃妃:弃妃好抢手 至尊铁骑 愛携天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