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这里也没有什么可以包扎的东西,巧妇还难于无米之炊呢,你现在手上什么都没有,想处理也处理不了,我们还是先找一个山洞,避避风头吧!”

    看到乐芷凉态度坚定,现在他手里也确实没有什么东西,只能遵从她的意见。笔砚阁 www.biyange.net

    他从高空摔下来就直接掉进了海里,然后被海水冲上了岸,除了先前被水呛得昏迷之外,身上只有一些小范围的擦伤,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然后在乐芷凉前面蹲下“来,上来,我背你走!”

    “不用了,二伯,我还没弱到需要人背着走的地步!”

    主要是她不太习惯一个还不熟悉的男人背她。

    “上来吧,你刚刚不也背着我了吗?礼尚往来,我背你一段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你比我可轻多了,我背着你可比你背着我容易多了!再说你还受着伤,能省些力气还是省些力气,要不晚上你也容易高烧!”

    “那好吧!”

    默默地将身体趴在那宽阔的背上,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好安心。

    不过作为组织里首席的队长,她的警惕心不是盖的,既然不用自己走路,那她就负责警戒和根据地形寻找山洞。

    终于在天空擦黑后摸到了一个废弃的山洞,乐芷凉在掩盖好踪迹后,才安心的坐在山洞里。

    廖二伯看到乐芷凉这么警惕,诧异于她小小年纪竟然有着成年人都没有的稳重。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你亲生父亲吗?”

    女儿都是家里的公主大人,这小凉的亲爸也真能下的去手,竟然能训练出这样的女儿。

    “我亲生父亲?说笑了,二伯,以后你就当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就好了!至于这些本领,当你被一个人丢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生自灭的时候,你不会,那就只有死的份儿了!”

    察觉到乐芷凉语气中的杀意,廖二伯也不免瑟缩了一下身体,这种弑杀的气场,非一般人能够拥有,身上的杀伐之气,非杀百余人所能得。

    他怎么忘了,他睁开眼的那一刻,这个小姑娘是如何熟练的将那些人置于死地!

    这样的人……还真是让人心疼!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把耍刀弄枪当成家常便饭!

    看到廖二伯半晌不说话,乐芷凉还以为他被吓到了。

    也是,她这样的人,怎么还会奢望正常人喜欢她,她有臭弟弟喜欢就够了。

    “我去外面找点儿吃的,你在这里等着我!”声音冷硬疏离,还不如初见时的放肆热情。

    廖二伯明显的感受到了乐芷凉从内而外散发的冷气,那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小凉,这么些年独自一人风里来雨里去,你可苦?”

    乐芷凉身形一顿,这样的话,还真是第一次有人问她,还是从一个白得来的便宜二伯身上。

    “不苦,因为……我有一束暖阳,一直在温暖着我的心房!”

    即使这么多年没在身边,他的光和热,也一直是她前行的动力。

    没有再说第二句话,乐芷凉从另一侧洞口走了出去,身影隐没在黑暗的夜色中……

    而此时,在乐芷凉被冲上来的海岸上,好几艘潜艇稳稳的停靠在岸边,从上面下来二十余人。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雪畅 火爆王爷VS噩梦妃 冷妃不爱:绝情冷弃妃 醉是红颜泪:揪心皇后 玥色绝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