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芷凉吧啦吧啦掩盖在洞口的藤蔓和稻草,露出一条缝隙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笔砚阁 m.biyange.net

    此时大概是晚上十点多,但是因为有月亮的原因,倒是不显得太暗,能见度也很高。

    里密林处几百米的地方是一座山,刚才嚎叫的狼,似乎就是从山上传过来的,而且好像不只一匹。

    夜里很静,乐芷凉动了动耳朵,感觉到这不远处似乎也有沙沙沙的声音,好像在朝着他们这边移动。

    难道这不远处也有狼?

    乐芷凉想了想,将手中的刀收回去,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草席下面摸出了两把枪,一把扔给了廖二伯。

    “会用吗?”

    廖弘越看了看手里黑漆漆地东西,点了点头。

    “留给你自保,我出去看看!”

    话音刚落,廖弘越就发现他的面前已经没有了乐芷凉的影子。

    笑骂了一句“小丫头!”然后乐呵呵的把东西揣到了怀里,靠着岩壁坐了下来。

    ……

    出了山洞的乐芷凉,一路奔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直到进入了这里,她才感觉到这不是狼的脚步声,而是人的。

    难道又是来绑架二伯的人?只是这回的人好像有点儿多啊!

    乐芷凉的脚步轻,但是这丝细微的声音还是被领着人往这边走的霍一阳感觉到了。

    他一抬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脚步,然后自己小心翼翼的猫着腰,从后腰掏出手枪,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那边乐芷凉突然感觉到对面没了声音,感觉有些奇怪,仔细一听,好像只剩下一个人的脚步声,虽然人少了,但是引起了她更加深入的警惕心。

    这里的树郁郁葱葱,草也长的一人多高,完全看不到有什么东西。

    两人都紧紧握着手里的枪,弓着背往前走,直到……

    “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两人异口同声,动作整齐划一的将枪口顶在了对方的眉心处。

    可听到对方的声音后,皆是一愣。

    “一阳?”

    “芷儿?”

    直到看清对方的脸,两人才诧异的喊出对方的名字似乎很不可置信的样子。

    然后乐芷凉就猛然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把她鼻子差点儿磕掉了,生理盐水不受控的落在了男人的衣襟上。索性衣服穿的厚,霍一阳没有感觉到。

    还没等乐芷凉反应过来,就又被男人急吼吼的推开,上下打量了几番。

    “芷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哪里受伤了没有?饿不饿?冷不冷?说话啊!”

    等不到乐芷凉的回答,霍一阳就开始对着她上下其手起来。

    乐芷凉这才从看到霍一阳的震惊中回过神儿来,一手握住了对方的手。

    “小暖阳,虽说现在是黑天,黑灯瞎火的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这可是在外面,你确定要在这儿……”

    话未说完,霍一阳也明白了乐芷凉的意思,抓着她里衣的手像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抱……抱歉,芷儿,我太……太着急了,你冷吗?我把衣服给你!”

    也不等乐芷凉反驳,霍一阳的大风衣就披到了她身上,又给她拢了拢,生怕人冻到。

    随后就触碰到了乐芷凉左侧空荡荡的袖子。

    “芷儿你……”的假臂呢?

    “被炸掉了,现在应该掉到海里了,回去我找贺司南……对了,你找到贺司南他们了吗?他们怎么样?”

    然后就只听见了一片寂寞……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等你今生到来世 祸水红颜:绝世爱 长袖舞 邪王魅妃:谁是谁的劫 麻辣王妃响当当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