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妩抡起胳膊就要打,却被对方几下子压制住了,正当她要用脚踹的时候,就听到她身后的人低声的说了一句“是我!别乱动!”

    高妩的身体僵了僵,有些不自在的靠在男人怀里,而男人,也就是季景林,很自然的将女人搂到了怀中。燃字阁http://m.wenzigu.com

    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同时屏住了呼吸。

    门口处,海尚安将枪放回原位,蹲下身体,轻轻的捻了捻地上的血迹。

    “还有同伙?真是有意思!”

    “海少,是那个叛徒的血?”

    “你不说这儿被你安排的固若金汤吗?怎么还让那贼人进来了呢?”

    “……海少,我会再加强人手的!”

    “可是恐怕人家不需要了呢?”海尚安幽幽的说了一句。

    上回就让人家差一点儿把这里摸了个底儿朝天,今天再来这一趟,恐怕已经全摸清楚了。

    “叫一队人过来,挨个房间搜,人肯定没有走远,就藏在这附近的房间里!”

    海尚安掏出一张纸,擦了擦手里的血迹,然后站起身来果断的命令道。

    “是!”

    拿出对讲机叫了一队人进来,首先就踹开了离着海尚安最近的这扇门。

    海尚安率先走了进去,四处的看了看,后面的人前屋后屋的开始翻找,可半点儿没有发现踪迹。

    “海少,这边没有!”

    “海少,这边也没有!”

    “海少,这边也是!”

    海尚安所有所思的盯着屋里的那张床,哒哒哒的走了过去。

    蹲下,然后一伸手,掀开了床单。

    两个黑漆漆的枪口同时顶在了他的眉心处。

    可是他却笑了出来。

    “你好啊,卧底小姐!”

    “别动,再动我就崩了你!”

    高妩的声音恶狠狠地声音传遍整个房间的每个角落,那一队人看见自己的主子被威胁,所有的枪口也都对准了床底下的两人。

    “站起来,让我们出去!双手举起来!”

    海尚安挪动着脚步,让两人从下面钻了出来。

    “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是我的?”

    “卧底小姐怎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呢?”

    “是上回对不对,上回你就开始怀疑我了?”

    “不对,是上回……我就已经确认是你了!”

    “那你上回怎么不动手?”

    “当然是要放松猎物的警惕,来一场守株待兔的游戏最有意思!你说呢?”

    海尚安即使是在敌人的枪口下,也能镇定自若,仿佛人质不是他一般。

    “海少,你很狂妄啊!”

    高妩边说着话,边挟持着海尚安,带着季景林撤退。

    那些枪口一直指着两人,仿佛一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就能将人打成马蜂窝。

    “卧底小姐,你说你今天能逃的了吗?”

    海尚安的唇离着高妩的脸颊很近。

    季景林的眉头狠狠一皱,忍着将这人碎尸万段的冲动,不过还是给人来了一脚。

    海尚安闷哼了一声,嘴角渗出丝丝血迹,低落在纯白色的大衣上,仿佛一朵盛开的红梅。

    “快住手!”

    “别动!”

    那帮人急了,他们怕海尚安出事,那他们也活不了了!

    “说话就说话,别离那么近!”季景林沉声警告!

    “这位先生是卧底小姐什么人?怎么这么紧张?”

    “我是她什么人就不需要你知道了,你需要知道的,就是我是要你命的人!”

    季景林的眼里溢出一抹杀气,转瞬即逝,不过还是被海尚安捕捉到了,他低低笑了几声。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天龙若既又若离 飘絮纷飞:异度之恋 长袖舞 穿越之我的痞子君相公 穿越之尘世神医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