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一柔被弟弟的眼神吓了一大跳。大笔趣 m.dabiqu.com

    “一阳,那是你亲外甥,我的亲儿子,我们都是和你血脉相连的亲人啊,而小凉,小凉只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罢了!”

    霍一柔后面说的话越来越小声,她只是害怕从霍一阳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并不是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错。

    “芷儿她不欠你们的!我也不欠你们的!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也仅仅只剩下血缘关系罢了!”

    “一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霍一阳不再看霍一柔,但是她怀里的温锦拓却挣扎着要舅舅抱。

    “舅舅,舅舅抱!”

    霍一阳的心被触动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狠狠心离他远了一些。

    “乖拓儿,妈妈不好吗?舅舅还有事儿呢,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温锦拓小手放到嘴里嘬着,不解的看了看妈妈,又看了看舅舅,打了一个萌萌的哈欠,趴在妈妈身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带我去找阿音吧!阿路,我们走!”

    “等等!”乐芷凉叫住了戚凛。

    “怎么,又反悔了?乐芷凉,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

    “师父,你可以跟着我去,但是他们……不行,我和你单独去!”

    “不行!”

    “不行!”

    霍一阳和阿路两个人异口同声,所担心的都是一样的。

    “乖徒儿是怕什么吗?怕我的人直接把你带走?”

    “我当然会怕,毕竟我现在可大不如前了!我可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是我一个人你也跑不了啊!”

    “但是你有软肋啊,你护着师娘,自然就带不走我,我得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

    “那我们走吧!”

    “芷儿!”

    霍一阳满脸写着不赞同。

    “放心,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的,等着我!”

    乐芷凉越这么说,霍一阳越不放心,手放到衣兜里几下什么,才若无其事的把手拿了出来。

    廖弘逸几人看着乐芷凉远去的背影,心里大喊着不要,可发出的的声音却都是呜呜声。

    ……

    乐芷凉开着车,带着戚凛去往郊区外的方向,一路开的飞快,丝毫没有停顿。

    “小凉儿,开这么快干什么,你心脏受的了,我不着急,你别在半路上猝死了,那我上哪儿去找你师娘去!”

    “放心,在带您找到人之前,我会留着那口气儿的,绝不会让您失望!”

    她开这么快地车,还不是希望她能快些回去,她身体状况不好,不能让霍一阳担心她。

    车子最终停到了一个荒郊野外,这里几十年前是一个乱葬岗,最近几年才清理干净。

    “你把阿音放在这里了!”

    戚凛的声音有些沉,显然是发怒的前兆。

    他平时细心呵护的人儿,这么多天居然生活在这里,如何能让他不气?

    “别生气啊,我对于师娘还是相当尊重的,跟我走吧!”

    戚凛亦步亦趋的跟着乐芷凉的后面,终于在一座低洼处看到了一扇门。

    这扇门是古代的机关术,乐芷凉摆弄了好半天才让沉重的石门打开。

    “请,师父!”

    戚凛不怕乐芷凉耍手段,率先走了进去,一有人的气息,里面的烛火自动亮了起来。

    通道很长,戚凛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什么。

    “你不会是在诓我呢吧?小凉儿?小凉儿?”

    戚凛一回头,已经没有了乐芷凉的身影。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长袖舞 至尊铁骑 我若有情 穿越之青春为谁儛 雪畅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