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霍一柔醒来的时候,一摸旁边,冰凉刺骨。笔神阁 bishenge.com

    难道昨晚温子谦没有回来?

    疑惑的霍一柔整理好自己下了楼,却见温子谦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

    “子谦,你昨晚……”

    “工作有些多,我处理到很晚,怕打扰你,直接在书房睡的”

    “哦!”霍一柔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坐在餐桌旁吃早餐。

    温老爷子和温老太太出国旅游了,温子让和白雅也搬出去了,温家父母搞科研的,一走三两年都不回家一趟,现在温家老宅里除了佣人,就只剩下他们了。

    温子谦看着不冷不热的妻子,心里的失落被无限的放大。

    他们什么时候形同陌路了呢?

    烦躁的放下了报纸,穿上了大衣,沉声的说了一句“我去公司了!”

    “哦!”

    霍一柔仍是没有什么反应。

    坐在车里,温子谦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前面的司机都吓得不敢出声。

    “去公司!”

    车子启动,温子谦看着窗外的风景,却觉得这不是他以前熟悉的美景。

    公司的会议上,温子谦也是凌厉的很。

    “这是谁的计划书,你是第一天到温氏来上班的吗?这点儿事情还能搞错,重做!”

    “这就是你的想法,这想法十年前就不新鲜了,要是想不出来新点子赶紧收拾收拾东西走人!”

    “给了你一周的时间你就给我写出这么个东西,你是觉得待在公司里太舒适了,想要去非洲挖矿吗?”

    今天无论是谁说话,都会被温子谦狠狠地训斥一通,高管们都被训得跟个鹌鹑似的,一句话也不敢说。

    也幸亏他们是老人儿了,这要是小新人儿,还不得被训哭了!

    他们也看出来了,这几天他们温总的心情不好,他们已经尽量不触霉头了,做事也小心翼翼的,没想到还是会中招。

    “下次你们要是再把这堆破烂拿上来,就全都给我滚蛋,温氏不养废物,散会!”

    听到“散会”两个字,简直像是听到了天籁之音,众高管鸟兽群散,一个比一个溜得快,都怕被殃及池鱼。

    只有温子谦身边的陈助理欲哭无泪,他也想走,可是条件不允许,谁来救救他!

    温总不生气对谁都温和有礼,一生气这谁也招架不住啊,和霍总有的一拼啊!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助理不想干了,我请你来是让你在这里罚站的吗?”

    “我这就走,这就走,温总您消消气,小的这就消失!”

    陈助理巴不得离开呢,这句话,仿佛是特赦令,陈助理几乎是跑着出的会议室。

    温子谦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双手抱着头趴在了桌子上,露出了他最脆弱的一面。

    再抬起头时,眼眶微红,眼白充斥着猩红。

    “叮铃铃——”

    一阵铃声打破了会议室的寂静。

    温子谦拿起手机看着上面“老婆”的来电显示,微微诧异了下,然后接起。

    “喂!”

    “子谦,呜呜呜……”

    一开始,就全是霍一柔的哭声。

    “怎么了,别哭,有事儿说事儿!”

    “呜呜呜,子谦,你快来医院一趟吧,锦拓出事儿了……”

    后面什么话温子谦没有听清,他只听到他的孩子出事了。

    “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第一医院,呜呜呜,你快点儿过来吧,我害怕!”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飘絮纷飞:异度之恋 至尊铁骑 倾国倾城倾天下——嫣芯 等你今生到来世 情定异时空:卡萨布兰卡之恋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