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是连环脚,踹的乐芷凉的肚子都变了形。七色字小说网http://m.qisezi.com

    霍一阳连忙将手放下,看着乐芷凉不断变幻形状的肚子,神情有些怪异。

    “别乱动了,不知道你妈妈会不舒服吗?再乱动,等你出来,我就揍你!”

    也许是摄于自己亲爸爸的威慑力,小宝宝果然又恢复了安静。

    “就你事儿多,看,吓到我家宝宝了吧,要是从今天开始不动了,以后你就和季景林作伴儿睡书房吧!”

    虽然自己是第一次做妈妈,但她也隐约知道胎动不是什么坏事儿,要是被吓住了,不会动了怎么办?

    话音还未落,肚子里的小东西又活泛了起来,像是为妈妈教训了宝宝助威,又像是炫耀。

    也许是动作大了些,惹得乐芷凉摸着肚子“哎呦”了一声。

    “怎么了?肚子疼吗?我去找前辈,你先在床上坐一会儿!”

    乐芷凉连忙拉住了霍一阳的手,不让他走。

    “没……我没事儿,你别走!”

    “好好好,我不走,我陪着你!”

    两人一起坐到了床边上,乐芷凉扶着肚子然后靠在了霍一阳的肩膀上,霍一阳一只手搂着乐芷凉的左肩,另一只手握着乐芷凉另一只空闲的手。

    “现在好些了吗?”霍一阳也是新手爸爸,面对一个新手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嗯!”

    怀孕七个多月,身体很多地方的负担越来越重,其实每天只要一睁开眼睛,全身都不舒服,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那种蚀骨的疼,折磨的她身心俱疲。

    自从六个月后每天都是这个样子,可她不想说,也不能和霍一阳说,说了也只会徒增他的愧疚和烦恼罢了!

    连鬼医都没预料到,她的身体出现了万分之一会出现的并发症,可因为孩子的存在,不能用药,只能看着她自己挺过去,直到生产。

    一尸两命地情况有很大可能会出现,所以霍一柔的那句诅咒才会在她的大脑中不断盘旋,挥之不去,差点儿让她得了产前抑郁症。

    而生产时即使不一尸两命,她也很大可能会因此血崩而死,她这副破败的身体,换一个健康的孩子,已经是赚了。

    所以当鬼医问她,保孩子还是保自己时,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保孩子,而且自己已经提前和贺司南打过招呼,签好了同意书,这件事儿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累了就再睡一会儿,我让王妈把饭菜端上来,我喂你吃一点儿!”

    霍一阳的话换回了乐芷凉已经跑偏的思绪,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一定会和他好好相处的。

    不然到时就算自己不死,短时间内也看不到他了!

    “好!”

    乐芷凉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霍一阳从自己的话里猜出什么来。

    吃饱喝足后,乐芷凉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身体上的折磨让她无法安然入睡,只能装作睡着,让他安心。

    霍一阳看着乐芷凉睡着了,起身在乐芷凉的眉心落下温柔的一吻,然后才走出了卧室。

    霍一阳走后,乐芷凉睁开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后院。

    鬼医老头儿正在那儿捣药,忽然觉得不远处有脚步声停了下来,抬头一看,是霍一阳。

    “你小子怎么来了,怎么不去陪着女娃子,她现在可是最需要你陪了,孕妇都敏感,有什么小脾气多迁就着点儿,她挺不容易的!”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长袖舞 天龙若既又若离 【夜奴】代罪侍妾 爱=甜蜜地毁灭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