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阳,谁来了?”

    乐芷凉睡了一小觉,迷迷糊糊的醒来,摸了半天,才发觉身边没有人,这才出来找人。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此时的她,一身白色睡裙,头发乱糟糟和鸡窝一样,不过却有一种凌乱的美。

    “怎么出来了,小心着凉!”

    霍一阳连忙起身,将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披在乐芷凉的身上,扶着人坐在了沙发上。

    温子谦看着霍一阳和乐芷凉之间的互动,十分的羡慕,曾几何时,他和霍一柔之间也是这样甜蜜,如今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去了。

    “姐夫这么晚来这儿是有什么事儿吗?”

    平心而论,虽然霍一柔对她的态度变了,但是温子谦这个姐夫还是不错的。

    “听说你怀孕了,快要当妈妈了,恭喜恭喜啊!”

    这还是乐芷凉今天第一次听到恭喜的声音,由衷的笑了笑。

    “谢谢!”

    全程霍一阳不发一言,静静地听着两人交谈。

    “叮铃铃——叮铃铃——”

    大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站在一旁守着的李伯连忙接了起来。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李伯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爷,霍十和十一的电话,说是大小姐现在在温氏集团天台,要跳楼!”

    “砰——”的一声,温子谦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茶几上,玻璃碎裂,碎渣扎进了温子谦的手指,留下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乐芷凉倒是微微诧异了下,霍一阳闻言只剩下厌恶的皱了皱眉,而温子让直接沉不住气冷嗤了一声。

    “这又作什么妖,大晚上的,也不嫌折腾!不去!”

    “可是温二少,大小姐是带着锦拓少爷一起去的!”

    “什么?!”听到此,温子谦再也坐不住了,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真是造孽啊,大哥你等等我!”

    ……

    温氏集团楼顶。

    霍一柔抱着孩子站在那里吹着风,小家伙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还以为妈妈带他来玩儿,开心的直拍手。

    虽然已经晚上十点钟,倒是下面已经围满了人,站在那里指指点点。

    霍一柔只能隐约看到他们的动作,却听不到他们说什么。

    帝都的记者也闻风而来,将手中的装备都放到了地上,准备最快的得到第一手新闻。

    霍一柔往前缓缓的迈了一小步,吓的下面的人一阵惊呼。

    “不要!”

    “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的,非得用这种方式解决啊!”

    “跳楼自杀真是最蠢的行为!”

    温氏大厦很高,要不是霍一柔穿着浅色的衣服,他们也发现不了上面站着一个人。

    下面的群众已经闹开,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其中不乏有真的关心上面的霍一柔的,当然也有来看热闹的。

    更有和温氏集团竞争的对手,更是巴不得上面的人跳了下来,这样温氏的口碑就会一落千丈,大庭广众之下,谁也抵赖不了。

    “跳啊,赶紧跳!”

    “我这辈子还没看到过跳楼呢,给我们表演一个呗!”

    这不,就有人跟着起哄!

    只不过霍一柔并没有跳,她在等,也在赌,看看温子谦对她究竟还有没有真心?

    只不过吹的冷风的时间越长,她的心就越凉,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温子谦还没有来,他不是在公司吗?

    还是因为,她真的死了,他才会出现?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夜奴】代罪侍妾 至尊铁骑 玥色绝恋 穿越之我的痞子君相公 转身,请微笑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