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

    “就凭我是霍家的家主,是霍家的当家人,以后你要在我手中讨生活!你离婚了,我不要你,这云国没人敢收留你!”

    “我有手有脚,我可以去找工作养活自己,不用你管!”霍一柔硬气的说道。词字阁http://m.cizige.com

    “你是可以工作养活自己,可是你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就结婚了,没有工作过,现在都三十多了,还没有工作经验,谁要你!”乐芷凉抱着膀靠在霍一阳怀里,嘲讽的说道。

    气的霍一柔直接把包冲着乐芷凉扔了过去,被霍一阳抬手接住。

    “恼羞成怒了,霍姐姐,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你可别不爱听!”

    “有本事你也别靠男人,自己出去工作,你也不比我强多少!”

    “呦,想和我比,我名下的产业恐怕就是十个霍家的资产也比不上!我完全可以坐在家里收钱,不用出去工作!再说我有老公,我为什么要出去工作,莫不是你脑子坏掉了?”

    乐芷凉不是不会毒舌,只是以前不屑罢了,不过现在觉得这么发泄发泄真的挺好!

    “你……一阳,你不管管吗?就这么任由着她放肆,哪天她在卷了霍家的资产跑了,你哭都没地方哭!”

    “不用操心,芷儿想要,我现在就可以双手奉上!”霍一阳无条件宠妻,让乐芷凉颇为满意,虽然她不需要!

    “看到了吧,我想要的,他都会给!”

    霍一柔气的牙痒痒,失去了理智,早就忘记了饭桌上的恐惧。

    她现在想到的是,她和温子谦过了这么多年,他也从来没有这么包容着她,纵着她,她是堂堂霍家大小姐,她就是个从小被拐卖了的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来的女人,凭什么她可以得到男人全心全意的宠爱,她出身高贵,却不可以,这不公平!

    “你不会好过的,现在怀着孩子呢是吧,我祝你死在产房里,母子双亡!”

    这话不可谓不恶毒了,乐芷凉的笑脸立马沉了下来,霍一阳的周身的空气好像都结了冰,室内的空气好像都下降了好几度。

    “霍一柔,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霍家人了,出去自生自灭吧!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宽容!”

    “走就走,我要把我的孩子也带走!”

    “霍一,待她去,把那小崽子交给她,一起滚出去,他们走后整个凉阁消毒,一丝他们的空气都不要有!”

    “是!”

    能把自家爷惹到这么生气的她是第二个,第一个当然是把乐芷凉软禁了三年,到现在还惦记着乐芷凉命的戚凛了!

    等霍一柔走了之后,霍一阳和乐芷凉才回头,老爷子就站在楼上,看着他们。

    “走了也好,以后我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他也给了她机会,可是她屡教不改,现在竟然说出这么恶毒的话,真是有辱门风!

    “明天就登报,老子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以后再不是霍家人!”

    她不厉害吗?不是不用他们管吗?那就看看她还能风光多久?

    “把卡都冻结了,一分钱也不给她!”

    “爸,你不怨我?”霍一阳和她的感情可和老爷子和她的感情不同,霍一阳是她的丈夫,当然站在她这一边,但是霍老爷子只是她的公公,按理说不该这么顺着她。

    “臭丫头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还没老糊涂,知道谁好谁坏,那个死丫头的芯子已经坏了,不让她体会一下社会的毒打,怎么能让她知道社会的险恶,没有了霍家小姐的头衔,看看还有谁惯着她!”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至尊铁骑 【夜奴】代罪侍妾 邪王魅妃:谁是谁的劫 长袖舞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