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戚凛走了之后,乐芷凉才忍不住疼蹲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面上也一片惨白。一笔阁 m.yibige.com

    霍一阳连忙将地上缩成一团的小女人抱了起来,送进了卧室,后面的一家三口也跟了进去。

    霍一连忙把熟睡的鬼医老头儿拎了过来,本来还念念叨叨满脸不乐意的老头儿一看到乐芷凉浑身冒冷汗,双手捂着肚子,下身已经隐隐渗出鲜红血迹的样子,也知道这是要流产的先兆,神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让开让开,所有人都出去,别挡住病人呼吸的空气!”

    其他人闻言都识趣儿的走了出去,只有霍一阳紧紧抓着乐芷凉的手不放,还握的死死的,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臭小子,你也出去!”

    霍一阳恍若未闻,就保持着这一个动作。

    算了算了,他愿意在这儿待着就待着吧,反正他也用不到她的手。

    老头儿拿出自己的小针包,里面明晃晃的放着数根银针,大大小小粗粗细细参差不齐,却又错落有致。

    缓缓抽出一根银针,一点点的刺入乐芷凉的肚皮,然后有抽出几根,刺在肚子上不同的位置。

    这种手法极其考验力道和经验,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祸,好在老头儿很有分寸,直到最后一针落下,都没有出什么问题,乐芷凉下身流的血也奇迹般的止住了。

    只见做完这些事儿后,老头儿的手还在那些银针上微微一动,顿时所有银针都发出细细的嗡明声,乐芷凉的痛苦霎时消失。

    同时,老头儿的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薄汗,这种针法极其废精力,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

    “女娃子,好些了吗?”

    “好多了,多谢师父!”

    “少拍马屁,下次可别瞎折腾了,有什么事儿不能让这个臭小子代劳,非得自己上!再有下次,你这孩子就是神仙来了也保不住了!流了这个孩子,你这辈子都别想有孩子了,知不知道?”

    “意外,意外师父!”乐芷凉肚子不痛了,自然也开得起玩笑了,不过还是有些后怕,她不知道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先走了,回去睡觉了,这大晚上的,也不让老人家好好歇一歇,竟出一些幺蛾子,哼!”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很庆幸的,庆幸自己在这里,救了这臭丫头和她的孩子一命。

    等老头儿出去,卧室内就剩下了霍一阳和乐芷凉,一时间就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一阳……我疼……”

    乐芷凉带着娇嗔和浓浓的语气立马钻入霍一阳的耳朵。

    “哪里疼?肚子吗?我再把前辈叫回来?”霍一阳立马起身,却差点儿被椅子拌了一个跟头,发出刺耳的声音。

    但是人却没有走出去,他松手的同时又被乐芷凉拉住了手。

    “我手疼,你看,都红了!”

    霍一阳神情恍惚的一转头,就看见嫩白的小手上留下了红彤彤的指印,那是他刚才留下的。

    “抱歉,芷儿,我……不是故意的!”霍一阳狠狠的叹了一口气,蹲下高大的身躯,轻轻的将乐芷凉的小手放进了自己的大手里揉了揉,然后揣到自己的胸口处。

    那里鼓跳如雷,比他平时动情时跳的速度还要快许多。

    乐芷凉知道,他这是害怕了!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穿越之看我玩转古代 等你今生到来世 穿越之我的痞子君相公 火爆王爷VS噩梦妃 皇后不准跑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