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东西呢?你准备好了吗?”霍一柔不答反问。笔神阁 bishenge.com

    “当然,在这儿!”季景苑弯了弯唇,从黑色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药包推给了霍一柔。

    “这么点儿,够用吗?”霍一柔伸手将东西拿了过来,还十分嫌弃的道。

    “霍小姐如果不相信我可以还给我,我可以找别人和我合作,不过这钱嘛……”

    霍一柔听出了季景苑的威胁,她现在唯一缺的就是钱了,没有钱,何谈养孩子?

    “怎么用?”

    “霍小姐果然识时务,这药无色无味,只要下到食物里或者饮用的汤汤水水里,就大功告成,很简单!”

    “好,那你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替我把乐芷凉单独引出来!”

    “你是在说笑吗?现在我那个弟弟被那个小贱人迷的五迷三道,怎么会让她独自一个人出门?”霍一柔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满身的火气和季景苑的淡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霍小姐,这就是你的事儿了,我现在达到了你的要求,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把你的打算弄得天下皆知,你看如何?”

    “这药是你给我的!你不怕我说出去吗?”霍一柔愤愤不平。

    “我不在乎,霍小姐!顶多让人在多厌恶我一点儿罢了,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要霍一阳,我只要霍一阳成为我的男人,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不在乎!”

    看到季景苑眼底的疯狂,霍一柔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是在与虎谋皮,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不,她都是为了孩子,都是为了孩子,她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对的!

    ……

    霍一柔神情恍惚的回到了医院,看着在病床上和护士玩的开心的温锦拓,攥紧了手里的药。

    白雅,温子让,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乐芷凉那个小贱人,是她连累了你们。

    ……

    以前温子让作为帝都四大家族的公子哥儿,经常出入酒吧舞厅,自从有了白雅这个女朋友之后,作为二十四孝好男友,恨不得把人揣兜里天天带着,一刻都不能离开自己的身边。

    “你让我出去,我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小凉儿了,听说她怀孕了,我要去看看,让我去看看,好不好嘛,阿让~”

    白雅嘟着嘴,双手使劲儿的晃着温子让的手臂,眨着布灵布灵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不忍拒绝。

    温子让看着这样娇小可人的女朋友,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可还是狠了狠心拒绝了她的要求。

    “不行,你感冒还没好呢,出去吹风又着凉了怎么办?不是你难受跟我哼唧撒娇的时候了,现在跟我嚷嚷着出去,没门!”

    白雅闻言狠狠的甩开了温子让的手,躺在床上,猛的一骨碌,将自己整个人裹在了被子里,然后来回不停的滚动,活像一只要拆家的二哈,恨不得上蹿下跳,把房子给拆了!

    越和温子让相处的时间长,白雅就越在他面前无所顾忌,现在都能骑在温子让的身上作威作福,温子让连眉头都不带眨一下的!

    “不嘛不嘛,我就要去,就要去!你不让我去我自己偷偷摸摸的去,我就不信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我身边,哼!”

    听到这话,温子让隔着被子狠狠地拍了一下白雅的屁股。

雨中彼岸经典小说:快穿之吾是女王  
相邻:倾国倾城倾天下——嫣芯 【夜奴】代罪侍妾 至尊铁骑 泪墨 我若有情 
语言选择